《不乱》:“内卷”时代,与工作谈场“理性的恋爱”

2020-11-09 10:50:14 作者: 《不乱》:“

“越是在不确定的时期,越是提醒自己,保持不乱,不乱,将是动荡环境中的稀缺竞争力。”在上海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刘祯看来,面对焦虑的现代社会,“不乱”的品质十分重要。

从四大文明起源到现代管理百年,渗透了社会学、政治学、经济学和心理学四大学科对管理学的影响和贡献,他笔下的《不乱:极简管理的艺术》以娓娓道来的笔触,介绍了现代管理学的基本发展史。11月7日,刘祯就新书《不乱:极简管理的艺术》在上海言几又书店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吴冠军展开对谈。

刘祯与吴冠军对谈

在不确定的未来,寻找“不乱”的可能性

管理学与人类文明相伴相生。吴冠军认为,文明诞生之前,环境的自然倾向便是混乱,缺乏经营,缺乏组织。文明最初的起点,是不满足于“乱”;文明的诞生,正是起源于对环境的经营,对人类在自然状态下的混乱也即“熵增”倾向的抵抗。

在刘祯的视野里,管理一直陪伴着人类文明的发展。在梳理管理学的脉络时,刘祯希望以“不乱”为线索,以四大文明古国为研究对象,在古代智慧中寻找文明背后的管理秩序。

譬如,《孙子兵法》是一套战场上的战略方法论,而在刘祯看来,这套兵法的真正内涵是“竞争论”。战场是生死攸关的地方,战略就是命运;对于企业而言,企业必须要“生”,战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中国古代的兵法对于当代的企业战略管理,依然有着普适性的参考价值。

《不乱:极简管理的艺术》书影

有备而战,才能“不乱”。

对于古埃及金字塔的研究,令他发现了组织结构的雏形。书中提到,在陪葬仪式中,担任管理者角色的“维齐尓”与仆人的数量比大约为1:10。这个看似简单不过的数字,解释了团队组织架构的规律。作为一个团队来说,一般人数不超过十人,不少于三人。“1:10”的执行团队是相对稳定且有效的。金字塔结构所体现的组织管理艺术,既灵活又有效。

从社会到个人,在这个焦虑蔓延的不确定时期,人们面临着越来越乱的外部环境。“我们这个时代的关键词,少不了‘怼人’,作为吃瓜群众当然很开心,然而值得反思的是,我们为什么容忍这样此起彼伏的混乱状态?”吴冠军认为,从国际政治环境,到国内舆论环境,当今社会可谓乱象丛生,“这是一个危险的时代。”

在这样的时代,要想充分认识管理学,学科交叉融合的视野必不可少。“学科是没有边界的。”吴冠军说道。他认为学习不应该是画地为牢,阅读不是单一的,学习也不应该只认准自己的学科。当代的不同学科在交流的过程中,彼此刺激出不同的智慧,诞生新的知识,来面对当下的问题。吴冠军表示,这些交叉融合的知识虽然不能提供真理,却能提供工具,在不确定的时代来给自己找到一份不乱的可能性。

“打工人”如何自我管理?

《不乱》中提到,人只有在安心、专心工作的时候,才能从工作中赢得成就感,获得绩效。在吴冠军看来,当代人的工作状态并不理想。大城市的“打工人”被工作占据了大部分时间,996的工作节奏周而复始,人们在被规划的生活中失去了喘息和思考的空间。没有调动潜能的机会,只能固守在并不热爱的岗位上日复一日;无休止的内卷更是一场零和博弈,花费大量的功夫,为了变化而变化,陷入繁复枯燥的无意义之中,彼此碾压没有出路。

在吴冠军看来,这不是“人”该有的生活。如何改变普遍低迷的状态?恋爱作为一种异质性的力量,让人暂时脱离现实的处境,重新定义生命的尊严,和心之所向。恋爱是非常的状态,工作却是持续不断的日常。

“爱在今天是一种奇迹。”吴冠军说。面对工作,或许无法产生没有奇迹般的、令人重新定义自身的神圣之爱,退而求其次,与工作谈一场“理性”的恋爱算是一条出路。

刘祯对广大“打工人”提出了建议:深入了解行业的价值和意义、为自己树立行业内外的榜样。“在心理学中,我们可以把我们的情感需要,调整到成就需要之中,把工作本身成为幸福本身。”爱上工作,要主动去寻找工作带来的情感满足——在刘祯看来,这正是打工人的自我管理、自我救赎之路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