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死不当俘虏,遭敌围跳崖定格怒放青春——艰难寻访为国捐躯的新华社烈士黄君珏殉难处

2020-11-08 16:39:52 作者: 宁死不当俘虏

得知黄君珏烈士事迹后,一直以来我们希望寻找到她殉难的山洞,触摸那段悲壮的历史。

她是官宦人家的大小姐,却义无反顾走上抗日道路;她是革命母亲,儿子出生3天便被寄养在老乡家;她宁死不当俘虏,跳崖捐躯定格怒放的青春。

新华社华北总分社、《新华日报》(华北版)职工黄君珏烈士资料照片。

当地知道这个山洞的人很少,去过的更是寥寥。加上路途远、道路陡、附近又有十余个山洞,长期以来黄君珏从哪里跳崖不能确定。但这些困难并没有阻挡我们前行的脚步。

第一次寻找是在11月3日。

早上,我到一家大卖场半小时内买了一件冲锋衣和一双运动鞋。然后我们驱车朝庄子岭“道士帽”山挺进。3个多小时后,到达半山腰的“八路军母亲”李才清的故居,她的孙子郭怀生在此开了一家农家乐。

寻找小组出发去寻访黄君珏烈士殉难处。马亚运摄。

从半山腰到“道士帽”山没有路,满眼都是荆棘灌木丛。

64岁的郭怀生热情地给我们带路。为了轻装上阵,我仅拎了一瓶矿泉水,刚走几步就发现它是累赘,不得不丢下。因为厚厚的落叶铺满山坡,大家踩在上面一步三滑,两只手必须时刻抓着树干,宛如“猴子攀树”。荆棘长满刺,不是扎到手,就是钩住衣服。遇到陡峭路段,只能一个人先过,接住摄像机,另外一个人再过。一路上,没人想说话,只有“呼哧呼哧”的喘气声萦绕耳边。

郭怀生在向记者指出黄君珏烈士跳崖处(11月4日摄)。

一个多小时后,终于到达山顶,我们慢慢直起腰,东找西瞧看不到山洞,天边夕阳正在西下,突然有种被困的感觉,好希望能坐直升机飞走。带着惆怅和无奈,我们不得不下山。

为了与夕阳赛跑,我们加快步伐,不断有人摔个屁股蹲儿,像滑滑梯般出溜很远。好在赶在天黑前,到达有路的地方。一拍身上,尘土飞扬,头发、帽子里都是杂草、树叶。我从兜里掏出手机,湿漉漉的,羊绒衫、抓绒衣都被汗水浸湿。

寻找小组返回半山腰天色已黑,在农户家吃晚饭。新华社记者徐伟摄。

返回左权县城已是晚上9点多。第一天无功而返,内心充满不甘。

接着找!新华社山西分社组成6人寻找小组。

第二次寻找是在11月4日。

7点45分,我们再次踏上寻访路。这次3个老乡带路,换路而行。

“为什么要走这条路?”我问。75岁的欢峪沟村村民武郭锁说,山洞下面的半山腰曾临时安葬过另外两位女烈士的遗体,她们和黄君珏藏身同一个山洞,被凶残的敌人挑杀。“俺爹还帮忙埋呢,老百姓边埋边哭。”老汉说着心里一阵发痛,眼睛泛红,流下热泪。

向导们带领寻找小组去寻访黄君珏烈士殉难处。马亚运摄。

这次路程明显缩短,但却十分陡峭。有的路段,我们只能侧着身子,石阶仅容一只脚,两只手只能扒着峭壁,而身后就是悬崖,有时需要双腿跪着,慢慢挪动身体。由于没吃、没喝,嘴唇干裂起皮,开口说话也有点吃力。这样攀爬一个多小时后,一个山洞进入我们的视野。

黄君珏烈士藏身的山洞(11月4日摄)。

伫立洞口良久,脑海中不断有画面闪过。78年前,身处险境的黄君珏又在想些什么?是她三个月大的儿子?还是身负重伤生死未卜的丈夫?

黄君珏烈士藏身的山洞。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曹阳11月4日摄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