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递员的“双11”怎么过?记者现场目击

2020-11-13 11:51:01 作者: 快递员的“双

清晨,快递员田鹏从宿舍跑到仓库,大货车早已等在仓库门口。货箱门打开,传送带开始运转,如山堆积的快递被化整为零,一件件分拣入筐。整个仓库里没什么人说话,大家都低头忙碌着……

在中关村,29岁的快递员强路言比以往早半小时到达站点,她的公司排出“一天六班”,昨天一天她收送快递近400件。11月11日,本报记者跟随三位快递员,探寻“买买买”背后他们的工作状态。

强路言在中关村科贸电子城楼下整理快递。

刘阔送件同时也要收件,送完最后一趟货已至深夜。

田鹏手拉肩扛,快步送快递,一个小区就要走上6000步。

一天六班

首日快件量增50%

早上6点半,快递员强路言洗漱完毕,脚步匆匆,从天通苑站赶往中关村科贸电子城。她所在的顺丰速运公司,早已排出“一天六班”的工作流程,“今天比以往早了半个多小时,必须得早点去。”

顺丰速运海淀丹棱街站点一共有69名快递员,强路言是唯一的女快递员。这位刚入职半年的“新手”,在站点负责人徐克勤眼中却是“女汉子”。早8点,装着满满一车货物的快递车刚停稳,强路言就和同事一起上前分拣,顾不上多说话。“双11就是这样,今天的活儿比平时多,初步估计多50%。”

分拣归类完快递,不等多歇,强路言就与同事抓紧分工,拖着小拖车往楼里送件。“虽然我只在这个楼里收送件,但这楼有24层,大大小小的商户1000多家,单量很大。我们小组有22个人,平时每天每个人都要收送近200件。”

11日上午,丹棱街站点一共来了两趟车。每趟车过来,强路言都要重复上面的工作。“这些件基本都是前一天晚上到的,必须要快送,后面还有好几班,不然就会影响工作。”很快到了12点,强路言在大家的招呼下吃起了午饭。“午饭一般会多吃一点,因为晚上很可能没时间吃……”

下午3点半,从站点分发到科贸电子城的快递到了。“赶紧的,拿着推车。”同事们一边互相招呼,一边快步走去分拣取件,将一箱箱快递装上小车推走。

科贸电子城内部是门挨门的大小商家,每送完一处,强路言都要弯腰捡起下一个包裹,仔细看清地址,而后顺着门牌去下一家。短短一个多小时,她在11楼和15楼共送出了约50个包裹。“今天到目前为止,我总共收送件近400个,比平时大约多了一倍。”在强路言眼中,真正的考验从未来两三天开始,“那个时候我们的单量会更大,也肯定比现在更忙。”

“快递就是一个为大家服务的职业。累是累了点,但想到客户的笑容和家里的孩子,就觉得值。”今年4月,强路言和老公一起从山东来到北京打拼,孩子则在老家读小学三年级。两个人目前每月能赚一万多元。“这个收入比在老家强多了。”她说,有时候也会遇到无理投诉,自己会感到委屈,“但大部分客户对我们都是友好和善的。”

晚上8点,忙完傍晚的收件之后,强路言又从科贸电子城工作站来到丹棱街站点。在站点车间内,她和其他同事一起核对、扫件、分拣、装车……每个环节,她都仔细又熟练。“当初我就想招一个女快递员,因为女孩子有时相对心细又认真。”站点负责人徐克勤说。每当听到这样的说法,强路言都显得腼腆,只顾着埋头忙活。在车间忙完,已是晚上10点多。强路言和老公一起,坐上回天通苑的最后一班地铁。“我们的愿望就是一起工作多攒钱,在北京周边买个房。”

安全第一

一幅字画保价20万元

下午1点30分,顺丰快递陶然北岸经营分部快递员刘阔送完100多件快递后,终于吃上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,这是他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。刘阔在顺丰工作快4年了,面对今年的“双11”,已经显得游刃有余。

十几分钟后,刘阔三下五除二把已分好的快递装满了三轮电动车,向琉璃厂文化街进发,他负责这条长约一公里的区域范围内所有派件、取件业务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