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苏连云港:“一刀切”斩断近200家化工企业“活路”

2020-11-09 15:51:09 作者: 江苏连云港:

◎ 文 《法人》全媒体记者 彭飞

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

提起江苏省连云港市,更多人知道的是5A级景区“花果山”,却不知连云港的化工产业在全国同样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改革开放40多年来,凭借水路交通的便利和区位优势,化工一直是连云港经济发展的支柱型产业。

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规划面积30平方公里,开发面积达16平方公里,园区内拥有包括中化集团、日本迪爱生、韩国京仁及全球最大蒽醌染料生产企业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亚邦股份”)在内的超200家企业,已形成农药、染料、医药、生物化工四条产业链,拥有多个石化和大型造纸项目。

然而,《法人》记者近日调查中发现,目前连云港市灌云、灌南两县(简称“两灌”)化工园区的200多家企业,因被要求“停业整顿”,已持续停工了两年多。其间,有些企业整顿完成正打算复工,但因得不到验收而只能继续等待,长时间的连续停工已导致大量企业严重亏损甚至濒临倒闭。

企业停产,园区空寂两年多

到底什么原因,让这个具有显著地理优势、历史悠久的化工产业集聚地出现规模如此之大的“集体停工”?又是什么原因,令企业整顿后迟迟等不到监管部门的验收,从而形成即使整顿也无法复工的异常局面?

导致“两灌”园区化工企业被长期关停整顿有两大诱发因素。2018年4月,媒体曝光了灌云、灌南及响水化工园区非法排污等环境问题,江苏省环保厅随后下函责令连云港化工园区全面停产整顿;经过近一年整顿后,有几家企业进行了短暂复工。然而好景不长,2019年3月21日,靠近连云港的盐城市响水县天嘉宜化工公司发生“3·21”爆炸事故,损失惨重、教训深刻,随后连云港“两灌”化工园区再度进入全面停产整顿。

开始的时候,“两灌”园区内的企业对全面停工整顿措施是理解的,并积极配合政府改造。但时间到了2019年底,已经开始有中小企业支撑不下去了,再熬下去,企业就被拖垮了。

“我们在上交所已经吃了两次ST(退市风险警示),是中国资本市场上唯一一个连续两次因为政策变动而被ST的企业。去年靠着库存还能有一些收入,今年一直在连续亏损。每个月要支出三四千万元的费用,普通职工只能发一千多块钱的基本工资维持生计。”亚邦股份(A股上市公司)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,他们生产的染料产品竞争力和盈利能力一直领行业之先,但2020年以来,因停产整顿时间过长,企业开始出现较高负债,紧急情况下,只能从非金融机构高息借贷度日。

“更为严重的是,我们的数十种产品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达到30%至70%,是有市场主导地位和定价权的企业。两年多的停工停产,导致价格疯涨数倍,养壮了印度、东南亚等国家的同业竞争对手,产业链正在向国外转移。”该高管表示。

记者在采访过程了解到,小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,目前“两灌”的大多数小企业被强制要求关闭。灌云县化工园区的连云港迈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连云港瑞昆化学工业有限公司、江苏中染化工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染公司”)的生产车间设备也遭到了强拆。经过行政复议,灌云县政府对中染公司的强拆已确认违法,下一步将启动赔偿申请。

从2019年底起,很多企业开始主动找到有关部门和领导,希望早日批准复工。

亚邦集团旗下的12家企业均位于灌南县化工园区,其中上市公司亚邦股份下属企业9家,是园区内最大的企业。18年前的2002年,“两灌”还是年均税收不足亿元的贫困县,从常州起家的亚邦集团董事长许小初,将化工产业转移到连云港市灌南县,他本人还因此被评为“江苏省南北合作标兵人物”。一定意义上讲,许小初是灌南化工园区的开拓者,也是对当地经济建设有突出贡献的人。

2019年12月17日,许小初和其他几家企业负责人,带了33家企业“恳请连云港市政府尽快开展复产验收”的联名报告,来到连云港市,找到了连云港市委项书记。书记开门迎客,认真听取了企业诉求之后,给予劝慰,并当即向分管副市长指示“按照市委意见,立即开展复产验收”。

 1/3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